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ne小說 > 古典架空 > 裙下臣(陸晚李翊) > 第379章 身份

裙下臣(陸晚李翊) 第379章 身份

作者:李翊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11-29 11:58:20 來源:做客

-

蘭草的哭聲驚動了陸晚,她從房間裡趕出來,正巧碰到了從上院回來的蘭英。

主仆二人上前去,問蘭草怎麼了?看書喇

蘭草臉上紅得要滴出血來,又羞又慌。

可話到嘴邊,到底臉皮薄不好意思說出來,隻得結巴道:“冇……冇什麼,我方纔經過這裡,看到有條影子,我還以為是蛇,所以嚇到了……”

蘭草是出了名的膽子小,又尤其怕蛇。

陸晚與蘭英不疑有他,安撫了她兩句,拉著她一起回屋去了。

蘭草進耳房洗臉去了,蘭英向陸晚彙報阿晞的情況。

“姑娘,今日小公子隨老夫人去萬福寺燒香,小公子在寺門口撿了一個乞丐……”

陸晚一怔:“什麼乞丐?祖母答應了?”

大長公主出身尊貴,所以對尊卑有彆看得特彆重要,像街邊這樣的乞丐,她看得比糞土都不如。

蘭英道:“是一個十三四歲的乞丐,生病快死了,還在那裡賣身葬母,小公子看到後,心有不忍,求得大長公主的同意,花錢替那乞丐埋了母親,還將他帶了回來。”

“快病死了祖母還讓他將人帶回來了?”陸晚越發奇怪起來。

能讓阿晞拿錢助乞丐葬母已是破例,大長公主豈會再讓阿晞將一個病得快死的乞丐帶進鎮國公府來?

蘭英道:“大長公主是不讓的,小公子就讓我帶他找到了沈太醫家裡,將那乞丐暫時留在沈太醫那裡,托他求治照顧……”

陸晚點點頭,心痛道:“阿晞自小跟著古嬤嬤在外麵顛沛流離,後來古嬤嬤病死,他一個人更是孤苦伶仃,想必是看到那乞丐可憐,就想到了他自己以前的過往,同病相憐,所以纔想著救助那乞丐……”

蘭英道:“正是呢,當時小公子求大長公主時,就是這樣說的,所以才說服大長公主,讓她鬆了口同意了。”

陸晚讓蘭草拿一包碎銀子出來,讓蘭英帶給阿晞。

“你告訴阿晞,不能白讓沈太醫幫忙,該付的銀子,不能少。”

蘭英收下了,又道:“姑娘,今天我們在萬福寺還遇到了羅先生,當時小公子救人時,他也在,而且當時,他也想帶走那個乞丐。”看書溂

蘭英這段日子一直跟著阿晞身邊,之前阿晞跟著聶湛學騎射時,她跟在旁邊伺候,見過幾次羅衡,所以認識他。

陸晚眸光一冷。

怎麼會這麼巧,阿晞去上香,他也在,阿晞救人,他也要救?

難道,他真盯上了阿晞,開始打他的主意了?

這個念頭一起,陸晚心裡生起恨意,問蘭英:“小公子對他是什麼態度?”

蘭英:“大概因為聶將軍的緣故,小公子對他倒算客氣。哦,對了,昨天的喜宴,他也來了,還給小公子送了一套上好的紫硯。”

陸晚一怔——昨天羅衡也來了?她竟然都冇注意到。

“誰請他來的?”

羅衡與陸家並無交集,大長公主與葉氏都不會請他。

“聽說,他是替睿王來的。”

原來如此。

陸晚心頭冰冷——睿王被禁足,還不忘讓羅衡代替他四處打點,看來,還冇死心……

睿王府。

睿王被禁足後,睿王府大門緊閉,門客斷絕,往昔熱鬨高不可攀的睿王府,瞬間變得門庭蕭條,門可羅雀。

睿王府內同樣如此,入夜後更顯冷清。

遇安低頭躡腳地從外麵進到書房,對垂眸立在書牆邊的睿王輕聲稟道:“殿下,羅先生來了。”

李睿聽了,眼皮抬了抬,冷冷笑道:“他終於捨得現身了。”

自從他禁足後,不止那些大官要員們不敢與他來往,連他最信任的羅先生,都很少露麵了。

人走茶涼,不過如此。

“讓他進來。”

“是!”

遇安退下,很快領了羅衡進來。

羅衡一進門,上下打量了一番李睿,歎息道:“殿下又清減了,殿下可得保重身體,以謀將來啊。”

李睿身形未動,勾唇冷笑:“先生覺得本王還有將來?”

羅衡聞言,鄭重勸道:“大局未定,殿下怎可自斷士氣?老夫都冇放棄,殿下更不可自暴自棄。”

他又道:“這段日子,老夫絲毫不敢懈怠,一直在為殿下尋求解困之法,同時也打探到一些訊息,殿下可願再聽聽?”

聞言,李睿眸光微轉,終是轉過身來,看向麵前之人。

“說。”

羅衡道:“翊王帶回來的那個寡婦的身份,老夫已派人查實,一如先前我們所料,確實不簡單。”

李睿:“她是何身份?”

羅衡反問他:“殿下可還記得十年前前鹽鐵轉使鄧高一案?”

李睿眸中精光一閃,“難道,她是鄧氏後人?”

“正是,她是鄧高的嫡孫女,當年鄧家女眷被充官妓時,因她私自逃脫,皇上震怒之下,額外判了她死刑。”

“而她已故的先夫,就是當年助她出逃的鄧家家仆。”

李睿神情大震,等回過神來,臉上卻是露出久違的笑意來,對羅衡讚歎道:“先生真是行動迅捷,這麼快就查清楚了她的底細。如此,翊王收留罪臣餘孽,還欺君罔上,這一回,看他還要怎麼為自己開脫?”

說罷,他已是激動不已,快步走到書桌前,取筆蘸墨,準備上奏晉帝。

“我要即刻麵見父皇!”

羅衡卻攔下他,“殿下稍安勿躁,請容老夫多言兩句。”

李睿對他的態度再次恭敬起來,放下筆恭敬道:“先生請說。”

羅衡道:“這個婦人已自請與翊王了斷關係自立門戶,就算殿下此時去狀告翊王,他可以推說對鄧氏的身世毫不知情,殿下此舉非但傷不到他,還會打草驚蛇。”

李睿一想,確實是這個道理。

“那眼下,要如何利用這個婦人再做文章?”

羅衡撚著山羊鬍沉聲道:“這個婦人的身份,我們可以暫做不提,留以後用。但昨日老夫去鎮國公府赴宴,卻聽到了一個意外的訊息。”

李睿眸光一亮,已是急不可待。

羅衡道:“殿下可還記得,我先前同你說過,最先發現鐵礦圖的,是陸二姑娘。”

“而昨日在鎮國公府,我親耳聽到那鄧氏說,早在一年前,她就與陸二姑娘相識了。”

李睿恍悟過來:“先生的意思,那鐵礦圖的訊息,是陸晚從鄧氏那裡獲悉的?”

羅衡點頭,又搖了搖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